财安网
主页 > 股票 > 大盘 >

钱秋君:汇金将有1170亿元落袋

2013-06-23 03:03 来源:   作者:
摘要: “这几天很煎熬,到处都是借钱,谁都没想到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多位银行间交易员向本报记者坦言。6月20日,隔夜利率飙升578.40个基点至13.4440%,创历史新高,一个月前,隔夜利率也只在3%左右徘徊。
今年6月,对于不少银行来说,恰如年关。
“这几天很煎熬,到处都是借钱,谁都没想到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多位银行间交易员向本报记者坦言。6月20日,隔夜利率飙升578.40个基点至13.4440%,创历史新高,一个月前,隔夜利率也只在3%左右徘徊。
除了补缴准备金、外汇占款趋降、资本监管升级等因素,“上市银行分红集中到期也是重要因素。”一家股份制银行交易员告诉记者。
以四大国有银行为例,根据公告显示,2012年现金分红总额达到2502.84亿元,约占其2012年全年净利润的34.9%,其中A股股东的分红规模则逾1456亿元。“考虑到连锁需求,银行间资金面紧张可能会持续到7月上旬,下半月可能会缓解。”上述交易员表示。Shibor利率“过山车”
自5月中旬以来,受季节性的财政存款上缴影响,大量资金从商业银行流出,银行间资金面不断抽紧,隔夜利率从最初的2.1%冲破3%,月底涨至5%。
进入6月份,银行间市场“钱荒”愈演愈烈。6月19日,以往作为借出方的大型商业银行也进场借钱,导致到下午既定收市时间,市场上依然有部分机构未能轧平头寸,银行间本币系统因此被迫延长交易半个小时。这已是近期第二次出现类似情况。
随后20日,银行间市场各期限回购利率的全线疯涨,更让很多交易员咂舌。
数据显示,隔夜利率飙升578.40个基点至13.4440%,创历史新高;7天利率上涨292.90个基点,也创下历史新高。另值得一提的是,当日4个月、6个月和9个月等品种均出现成交,显示在短期资金供给稀缺背景下,机构不得不寻求拆入更长期限的资金。
一位银行交易员回忆这两天交易情形坦言,“感觉6月19日市场要崩溃了,市场有点恐慌,没钱的越急越没钱,有钱的越不敢融出,市场加速去杠杆,基本可以定性为全面、系统、持续的流动性危机,尤其在短期上表现得很厉害。”
资金面紧张的另一个迹象是,20日财政部和央行进行了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本年度第三期招投标,400亿资金的中标利率定在6.5%。相比之下,本年度前两期的利率分别是4.5%和4.8%。
银行“缺钱”无疑成为此次推动利率快速上涨的“始作俑者”。值得注意的是,一向作为资金融出方的四大行,如今也面临资金压力。上述交易员说。“主要是因为四大行也开始借钱,而且下午两点之后几乎无机构出钱。”
当消极人士开始担忧整个市场流动性之时,21日Shibor利率上演“过山车”行情。数据显示,当日短期利率全线下跌,其中,隔夜利率大跌495.20个基点,至8.4920%,7天期利率下跌246.10个基点,至8.5430%。
6月20日,财政部和央行进行了规模400亿的国库现金管理定期存款招标。对资金面紧张起到一些缓解作用,“但是杯水车薪,一些城商行需要资金量多在300、400亿元。”上述交易员说。
一国有大行资产管理部人士坦言,情况没那么严重,资金流动性紧张发生在季末、年末都属于正常。今年“钱荒”还由于上缴税费,就是企业在商业银行的存款转移到国库在央行的存款;同时6月商业银行补缴规模800亿左右的准备金,而更大的资金需求在于,已经陆续到期的现金分红压力。2500亿分红集中到期
公告显示,现金红利的正式发放日将主要集中在6月中旬到7月上旬期间。以国有银行为例,中行、建行现金红利发放日就为7月12日,工行为7月19日,农行为7月22日。
6月20日,农行作为国有银行中发布《A股2012年度分红派息实施公告》的最后一家银行,其公告显示:每10股派发现金股息1.565元(含税,下同),共约508.30亿元。
除农行外,中行派发现金红利共约488.51亿元,其中A股现金红利约 342.17亿元。工行派发现金股息共约836亿元;其中,A股现金股息共约628亿元。
在四大国有银行中,建行最“慷慨”。建行公告显示,每10股派发现金股息2.68元,共计派发现金股息约670.03亿元。
如此四大行2012年现金分红总额达到2502.84亿元,约占其2012年全年净利润的34.9%,其中A股股东的分红规模则逾1456亿元。
记者查阅资料显示,加上2013年汇金增持部分,汇金应获红利共计约1170亿元,独得近一半红利,大股东汇金再次成为最大的赢家。但对于银行来说,派发分红集中到期让原本季末就缺钱的银行,更加雪上加霜。
“如此迫于资金压力,银行现在只能上调贷款利率。”一家股份银行信贷条线负责人告诉记者,进入二季度以来,中小企业贷款基本都要上浮25%,就这样总行还不见得能批下来。
“现在银行的议价能力相对提高。”上述信贷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是优中选优。尽量挖掘一些成长性好的、国家政策支持的行业、产业客户。对于大客户一般还是会执行基准,但对以这些行业中大企业为核心企业的上下游的中小企业,只能实行高利率政策。贷款利率上浮
以小微贷款为例,6月19日本报记者借“有贷款需求的小企业主身份”咨询一家国有大行相关信贷产品,该行人士的回复是,现在小微贷款的利率比年初都要上浮最少10个百分点,还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过程。
“对于小微企业贷款,我们虽然一直采取鼓励政策,但议价能力普遍提高。去年一笔小微贷款可能要上浮15%-20%,今年就要最少上浮25%,有的要上浮30%。”某国有大行中小企业部人士透露,下一步将观察市场走势,采取“随行就市”的定价策略。
此时形成的链条则是:银行资金流动性持续紧张,导致银行提高贷款利率,影响的则是有融资需求的企业,而最终可能导致实体经济低迷。
数据显示,6月汇丰PMI(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跌至48.3,低于5月终值49.2,并一举创下近9个月的最低水平。
对此,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中特别提出:引导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此前银监会网站援引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讲话表示,要注意防范不符合实体经济真实需求的“金融创新”,防止资金自我循环以及监管套利行为,确保信贷资金流入实体经济。(.华.夏.时.报 .钱.秋.君)

    责任编辑:(caian

    分享到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